我的备忘录

突然想到粉丝经济的心理学因素是不是爱屋及乌,后来又觉得不太对,因为感觉爱屋及乌是对爱豆拥有的,或是爱豆喜欢的东西产生喜爱,而粉丝经济更多可以理解为“因为粉丝而产生经济”,类似代言、票房的,粉丝应该是出于“知道我这样做会给你带来好处”而去做的,所以二者并不尽相同。
但无论如何,这种行为都有可能使人偏离理智,毕竟你对一个事物的判断尤其是购买决策完全出于另一个人,这个人可能还不是具有专业知识的人,更不要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之类的话了,哇,这么一看简直是太盲目了。
不过从我的专业角度去看,是否以后可以刻意传达这一点呢?让粉丝知道,你的爱豆是真的用过,觉得好用才接受代言,而非我们给了他/她多少钱,不过这或许才是违背逻辑的吧,广告本身就有弥补商品不足的功能,若能专注产品,或许对广告的需求就会减少。
如此看来,小米的营销策略和各种因自来水而达到宣传效果的影视,正是抓住了这个心理而让人更愿意接受吧,“感觉可信”,而在后期补广告,会否综合效果更好?或许需要一开始局双管齐下吧,不然粉丝会痛心,也有oppo、vivo这些成功的营销例子为证。
所以其实我的思路不正是想把代言和自来水结合吗?让明星成为自来水,嗯……再思考吧。
再想说的就是除了爱屋及乌,也有同好心理吧,那种“我懂”“我们懂”的隐秘的快乐与归属感。

我觉得“因为一条条条框框而让自己错过无数东西”是很不可取的,这几天才发现其实自己如果因为所谓的“帮亲不帮理”,而直接拒绝一些东西,不正是在犯同样的错误吗?其实回看小学追星的时候就已经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了,确实之后也还说过“讨厌一个人都需要理由的话不是太累了吗”,长期“傲慢”地持有“偏见”,我觉得现在难得地能再非常不一样的去“追星”,(或许这才是比较“真实”的追星,所以对我有不一样的,更大的吸引力吧。)倒是能够让我重新树立观念,就像高小奶栏目里的“解释和澄清”哈哈。
怀有好奇心有的时候是蛮残忍的事情,它逼着你把刀刃向内,不过完成自我成长,终归是一件很好的事情,inevitably.

不严谨地说,人生必须完成的,无法选择的学习阶段结束了,需要不断选择主动学习的人生却才刚刚开始。
学会独立,学会求助,学会判断,学会衡量,学会决定……
学会去爱人,不是独自沉迷,而考虑对方的感受,以对方喜欢的方式,感到舒适的距离……
学会好奇,学会反思,学会直面真实的内心,学会记录,像呼吸一般……
学会承认错误,学会及时止损,学会改正补救……
学会表达,勇敢地,准确地,易接受的……

总有那么一些多年后的时刻,让你觉得当初这样真是值得。

突然发现喜欢纸片人和追星有一个共同点,那就是"未知",你不知道下一幕剧情会如何展开,正如你因距离遥远而无法真实感知他是一个怎样的人。因为逐渐了解而产生吸引力,又因无法深入了解而保持吸引力,这正是令人迷恋的地方吧。可你却可以通过这份“了解和不了解”更了解你自己,什么样的特质会一眼吸引你,而你又期许他具备什么样的特质,“人设”因人而设,他只有一个,但“你”却有千千万万个。由喜欢他而了解自己,会是热情归于平淡后,如潮水退去在沙滩上留下贝壳般,更珍贵的礼物。

人生苦难重重

要解决问题,要给自己找个出口。

命这个东西,你去问个为什么,不觉得很矫情吗?

亲情

首先你得记住,出发点是唯我,不是为了谁,不是,血缘关系也不是伦理道德的绑架,根本动机是你重视他们,你希望他们平安、健康、开心,你对他们的爱本身就是你的快乐源泉。
明确这一点后,如何实践呢?
首先,你自己必须要平安、健康、开心,你可以决定你未来的家庭,但对于你不可以决定的,这是你必须承担的责任。因此,不必去想他们怎么样,他们为你做了什么,有些东西是难以改变的,你尊重他们身上不可变的部分,也即是在解放自己本身。不管他们怎么样,不管他们为我做了什么,我都爱他们。这一点,已经是最为重要而又难能可贵的一点了。这是你设想中的你未来要对你的孩子做到的一点,你却为何不曾想到比起未知而遥远的未来,真实而可把握的现在,对他们,才是你当下最应该马上去做的呢?是的,或许你已经迟到了一年,但与往后就会逐渐消失的许多年来说,这已经是最早的开始了呀。比起他们,你了解很多道理,你有着许多想法,可你却总是不能做到知行合一,你可以对社会事件进行酣畅淋漓的反思,却在面对他们时怀着偏见,不去转换思维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一想。这是你必须扭转过来的思维误区,很庆幸,在机缘巧合下,你在今天没有回避这个问题。
继续回到段意吧,既然他们对你,已经是“纯粹的爱”,尽管不一定彻底,那么自认为比较高明的你,就应该“独立自主”地往你想要成长的模样进军。换言之,你的奋斗,也是你爱的一部分,而这一点,过去你常常理解为“让他们过上更好的生活”的物质层面,和“成为他们的骄傲”的精神层面,并不是说以往的理解就要被取代,只是说如今你应该有了更能说服自己的,更深层面的理由。
或许这才是父母对子女的爱的伟大之处吧,而对等的儿女对父母的爱,又有多少人愿意去参悟,而非用“孝”一字概之?
接下来就是写这篇东西的缘由,也是那日和珊聊天中的第一个问题,我记得那天我先强调了沟通,告诉她一定要转变态度重视沟通,然后我也承认了思维方式的差异确实是我们难以改变的,或许就是在这两者的基础上我提出了大事不让步(也会考虑),小事多顺从的观点。我的逻辑是,既然你的目的是取悦(并不全面)他们,那么在并非至关重要的小事上,便顺着他们的意做就是了,你认为对的,更好的并非是他们想要的,甚至你认为他们需要的也并非是他们需要的。一言蔽之,明确他们想要什么,在不触碰底线的前提下满足他们,才是取悦他们最有效也是最简便的方法。
而要想知道他们想要什么,也让他们知道你想要什么,必不可少的就是沟通。你了解他们多少呢?你有像了解你的朋友那样用心地去关注他们吗?快速成长着的你又是否主动搭建桥梁让他们走进你的内心呢?为什么我们会觉得彼此相处累,其实是因为在彼此面前最为真实的人却并不了解彼此的真实。或许我们之间不需伪装,但却没有实现相通,而我们本该是在彼此面前展现最真实自己的人啊。
这是我今天搭建的世界观,其实不过用了40分钟,而如果我永远不主动去思考,会不会,就是40年?
有什么样的世界观就有什么样的方法论,接下来应该是方法论部分了,下次写,这个比起思考,更加需要实践。